• 當前所在的位置:首頁> 信息中心

    倉單質押

    2009年9月11日 15:11:41
      一、倉單質押的標的物
            倉單質押是以倉單為標的物而成立的一種質權。所謂倉單,是指保管人在收到倉儲物時向存貨人簽發的表示收到一定數量的倉儲物的有價證券。
            從立法上看,關于倉單有三種立法例:一是兩單主義(又稱為復單主義),即同時填發兩張倉單,一為存入倉單,另一張為出質倉單,設定質權擔保。法國、意大利等采取兩單主義;二是一單主義,即保管人只填發存入倉單,該倉單既可用以轉讓,也可用于出質。西班牙、我國臺灣等采取一單主義;三是并用主義,即依存貨人的請求填發兩單或一單。日本、俄羅斯采取并用主義。我國《合同法》第385 條規定:“存貨人交付倉儲物的,保管人應當給付倉單。”可見,我國法律所采取的是一單主義。
            倉單是保管人簽發的一種有價證券。在我國法上,倉單作為一種有價證券,具有如下性質:
            第一,倉單是要式證券。要式證券是具備法定格式才能有效的證券,即法律對證券的格式有嚴格的要求。各國法對倉單的記載事項均有規定。我國《合同法》對倉單的格式和記載事項也有嚴格規定,即倉單必須有保管人簽字或蓋章,并記載規定的事項。所以,倉單是要式證券。
            法律規定的倉單應記載事項是否均為絕對應記載事項,即缺少其中的任何一項是否使倉單無效?對此問題,學者間存有爭議。日本舊時判例及部分學者認為,如果倉單缺少其中任何一項,就足以使倉單無效。后來的判例和學說則認為,只要倉單記載了寄托物的個性及數量即為已足,其他事項的欠缺不影響倉單的效力。判例認為,如果認為缺少其中任何一項記載事項,均使倉單無效的話,則不利于交易的安全。我國臺灣地區部分學者認為,除有關保管期間和有關寄托物保險的事項外,其他事項均為絕對記載事項,欠缺其一,倉單無效。但也有學者認為,法律中沒有關于欠缺應記載事項應使倉單為無效的明文規定,應認為除倉庫營業人的署名及足以表示倉儲物的性質和交付場所的事項為絕對記載事項之外,其他均為可記載事項。關于法定記載以外的事項的記載,只要不違背倉單的本質,應認為有效力。我國學者對《合同法》規定的倉單的應記載事項的理解也不完全相同。有人認為,《合同法》所規定的倉單記載事項應為指導性事項而非法定必要事項。所以,只要倉單缺乏的事項不足以影響權利義務的確定和倉儲物的一致性,就應認定為無效,反之,應認定為有效。我們認為,我國合同法中所規定的倉單的記載事項中,有的應為絕對必要記載事項,有的則為相對必要記載事項。對于絕對必要記載事項,若欠缺記載,則倉單不發生效力;對于相對必要記載事項,若欠缺記載,則可依合同法的有關規定予以處理。
            第二,倉單是背書證券。背書證券是可以通過背書方式加以轉讓的證券。根據我國《合同法》的規定,存貨人或倉單持有人在倉單上背書并經保管人簽字或蓋章的,可以轉讓提取倉儲物的權利?梢,倉單可以通過背書加以轉讓,為背書證券。
            第三,倉單是物權證券。物權證券是以物權為證券權利內容的證券。倉單是提取倉儲物的憑證。存貨人取得倉單后,即意味著取得了倉儲物的所有權。倉單發生轉移,倉儲物的所有權也發生轉移。因而,倉單是物權證券。對此,《合同法》第387 條規定:“倉單是提取倉儲物的憑證。”“存貨人或倉單持有人在倉單上背書并經保管人簽字或蓋章的,可以轉讓提取倉儲物的權利。”
            第四,倉單是文義證券。文義證券是證券上的權利義務僅依證券上記載的文義而確定的證券。倉單所創設的權利義務是依倉單記載的文義予以確定的,不能以倉單記載以外的其他因素加以認定或變更。因此,倉單是文義證券。例如,《日本商法典》第602 條規定:寄存證券及質入證券制成后,倉庫營業人及證券持有人間有關寄托事項,以其證券記載為準。
            第五,倉單是記名證券。記名證券是在證券上記載權利人姓名或名稱的證券。倉單可否為無記名證券,各國規定不一,學者們的看法也不一致。日本、意大利、俄羅斯等國都規定倉單是記名證券,而瑞士則規定倉單可以是無記名證券。從我國《合同法》的規定來看,倉單上應當載明存貨人的名稱或姓名和住所?梢,我國法律所規定的倉單屬于記名證券。
            第六,倉單是無因證券。無因證券是證券權利的存在和行使不以作成證券的原因為要件,證券的效力與作成證券的原因完全分離的證券。倉單是否為要因證券,學者們的觀點并不一致。有學者主張倉單為無因證券,其理出是,既然倉單為文義證券,就應當以理解為無因證為妥,因為文義證券不宜為要因證券。也有學者主張,倉單為要因證券,其理由是,倉單上的權利不因證券的發行行為而發生,為其存在須有為發行行為基礎之原因關系。我國多數學者認為,倉單為無因證券。在倉儲合同中,保管人簽發倉單后,倉單持有人對保管人即可行使權利,而對取得倉單的原因,不負證明責任。就是說,倉單持有人無論是否為存貨人,都可以行使倉單所代表的權利。因此,倉單是無因證券。


            二、合單質押的性質
            關于倉單質押的性質,即倉單質押為動產質押還是權利質押,學說上有不同的看法。日本通說認為,倉單系表彰其所代表物品的物權證券,占有倉單與占有物品有同一的效力,因而倉單質押屬于動產質權!度毡旧谭ǖ洹返575 條規定:交付提單于有受領運送物權利之人時,其將就運送物所得行使的權利,與運送物之交付,有同一效力。這里明確規定的提單的交付與運送物的交付有同一效力,系泛指就運送物所得行使的權利,所以除運送物所有權轉移外,自可包括動產質權之設定。而《日本商法典》第604 條規定,關于倉單準用于第575條的規定,因而,可解釋為倉單質押為動產質權。我國臺灣地區學者對倉單質押的性質存在不同的看法。有人認為,倉單質入應解釋為動產質,因為倉單系物權證券,而占有證券,即與占有物品有同一效力。有人認為,民法所規定交付物品與交付物品證券有同一之效力,乃“僅就物品所有權轉移之關系而為規定”,并不及于動產質權的設定,且因物品證券所表彰之物品僅得依其證券行使權利,故僅得依其證券設定權利質權,此外當無從由以該物品設定動產質權,因此,以倉單所設定之質權在性質上為權利質權。
            我們認為,我國法上的倉單質押在性質上應為權利質押。首先,從我國《擔保法》的規定看,倉單質押是規定在權利質押中的。我國《擔保法》第75 條規定:下列權利可以質押:(1)匯票、支票、本票、債券、存款單、倉單、提單;(2)依法可以轉讓的股份、股票;(3)依法可以轉讓的商標專用權,專利權、著作權中的財產權;(4 )依法可以質押的其他權利。由此可見,倉單質押應為權利質押之一種。其次,如果認定倉單質押為動產質押,則說明倉單質押的標的物為動產。但是,倉單是一種特殊的物,并不是動產,而是設定并證明持券人有權取得一定財產權利的書面憑證,是代表倉儲物所有權的有價證券。倉單質押的標的物為倉單,倉單是物權證券化的一種表現形式,合法擁有倉單即意味著擁有倉儲物的所有權。也正因如此,轉移倉單也就意味著轉移了倉儲物的所有權。同時,由于倉單為文義證券,倉單上所記載的權利義務與倉單是合為一體的。從最純粹的意義上講,倉單本身只不過為一張紙而已,無論對誰來講均無任何意義,有意義的是記載其上的財產權利,因而倉單質押在性質上不能認定為動產質押。再次,根據我國《擔保法》的規定,質押分為動產質押和權利質押兩種,此二種質押擔保方式的區分標準在于標的物的不同。倉單質押作為一種質押擔保方式,我們認為其在性質上為權利質押,最為關鍵的是倉單作為倉單質押的標的物,其本身隱含著一項權利-倉單持有人對于倉儲物的返還請求權,由此,倉單設質可以“使商品之擔保利用及標的物本身之利用得以并行。”由是觀之,可以說,倉單質押的標的物為倉單,但實際上該倉單質押存在于對倉儲物的返還請求權上。如果否認了這一點,則在質權人實行質權時便無權向倉儲物的保管人提示倉單請求提取倉儲物,而只能將倉單返還給出質人,由出質人從保管人處提取倉儲物,然后為債務的清償。這樣一來,設定倉單質押也就形同虛設,無任何意義而言。最后,根據我國《合同法》第387 條的規定,出質人背書并經保管人簽字或蓋章,可以轉讓提取倉儲物的權利。由此可知,在倉單質押中,提取倉儲物的權利是倉單質押的標的權利。從這種意義上說,倉單質押在性質上應為權利質押而不能為動產質押。


            三、倉單質押的設立
            倉單質押的設立須依照法律的有關規定進行,但我國《擔保法》對倉單設立的方式并沒有做出單獨明確的規定。根據我國《擔保法》的規定精神,設定倉單質押,出質人應當與質權人以書面形式訂立質押合同,并應當在合同約定的期限內交付倉單。倉單質押合同自倉單交付之日起生效?梢,倉單質押與動產質押一樣,也以倉單的交付為成立要件,沒有倉單的交付,質權就不能成立。在一般情況下,倉單應交付給質權人,當事人也可以協商交付給第三人占有,但不得以占有改定的方式,由出質人仍占有倉單。出質人仍占有倉單的,設質無效。
            由于倉單屬于記名證券,因此,以倉單設質的,法律要求出質人在倉單上為倉單設質背書。對此,國外法律中均有明文規定。例如,《德國民法典》第1292 條規定:“對票據或其他得以背書轉讓的證券設定質權的,只需債權人和質權人之間的協議并移交有背書的證券即可。”我國臺灣地區民法第908 條規定:“質權人以無記名證券為標的物者, 因交付其證券于質權人而生設定質權之效力;以其他有價證券為標的物者,并應依背書方式為之。”日本、意大利等國民法也有上述類似的規定。我國《擔保法》對以倉單設質是否需要背書,沒有明文確定,但《票據法》第35 條對匯票設質有所規定,即“匯票可以設定質押;質押時應當以背書記載‘質押’字樣”。通說認為,票據設質的規定,適用于倉單、提單等證券設質。因此,以倉單設質時,出質人也應當在倉單上為背書,記載“質押”字樣,以此來證明該倉單是用于設質,而不是用于轉移倉儲物的所有權。那么,如果背書中沒有“質押”等文句記載的,倉單質押是否成立呢?對此,理論上有不同的觀點。德國、日本民法等均認為,以倉單等證券設定質權的,無論背書中是否記載設質的文句,質權均可成立,只是背書中未記載設質文句而成立的質權,不能對抗善意第三人。我國臺灣有學者認為,以記名證券設質的,背書中是否記載設質之意旨,并不影響證券質權的成立。只是出質人未記載設質之意旨的,無對抗善意第三人的效力。但也有學者認為,既然以記名證券設質的背書為設質背書,與讓與背書不同,就應記明設質之意旨,否則,證券質權無效。我國現有法律中沒有規定證券設質是否記載“質押”文句的效力問題,但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擔保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98 條規定:“以匯票、支票、本票出質,出質人與質權人沒有背書記載‘質押’字樣,以票據出質對抗善意第三人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第99 條規定:“以公司債券出質的,出質人和質權人沒有背書記載‘質押’字樣,以債券出質對抗公司和第三人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就是說,以票據和公司債券設質的,沒有背書記載“質押”字樣的,質權仍可成立,但不能對抗善意第三人。然而以倉單設質時,出質人和質權人沒有背書記載“質押”字樣的,倉單質押的效力如何,上述解釋沒有說明。我們認為,以倉單出質時,出質人和質權人背書中未記載“質押”字樣的,質權同樣可以成立,只是不得對抗善意第三人,質權人為質權目的以外的行為時,對第三人可發生效力。例如,質權人背書轉讓倉單的,善意受讓人可取得證券上的權利;質權人以倉單持有人向保管人主張權利的,保管人不得以其僅有質權而為抗辯,并得因其向倉單持有人履行義務而免責。
            關于倉單的設立,還有一問題值得討論,即倉單設質是否以保管人的簽名或蓋章為必要條件呢?對此,學者們亦有不同的看法。我國臺灣地區有學者認為,倉單設質,除應依交付與背書為之外,還應有倉單營業人簽名。我們認為,從《擔保法》和《合同法》的規定來看,倉單持有人以倉單質押的,無須經過保管人的簽名或蓋章,只需與質權人簽訂質押合同,并將倉單背書并交付給質權人即可成立。


            四、倉單質押的效力
            關于倉單質押的效力,主要包括倉單質押擔保的效力范圍、倉單質押對質權人的效力、倉單質押對出質人的效力及倉單質押對倉儲物保管人的效力。
            (一)倉單質押擔保的效力范圍
            倉單質押擔保的效力范圍包括其所擔保的債權范圍和倉單質押標的物范圍。關于倉單質押所擔保的債權范圍,我國現行法上并無明確的規定,但《擔保法》第81 條規定:“權利質押除適用本節規定外,適用本章第一節的規定。”而該法第67 條規定:“質押擔保的范圍包括主債權及利息、違約金、損害賠償金、質物保管費用和實現質權的費用。質押合同另有約定的,按照約定。”因此,倉單質押自應當準用該條之規定。據此,倉單質押所擔保的債權范圍,除倉單質押合同另有約定外,應包括主債權及利息、違約金、損害賠償金、質物保管費用和實現質權的費用。這里有疑問的是,質物的保管費用是否屬于倉單質押擔保的范圍?在動產質押中,質物的保管費用是質權人在占有質物期間,為保管質物所花去的必要費用。但在倉單質押中,由于轉移占有的并不是倉儲物,而只是倉單。而一般地說,保管倉單無須支出費用。所以,在一般情況下,倉單質押所擔保的債權范圍并不包括質物的保管費用。當然,如果質權人將倉單委托他人(如委托銀行等)保管而需要支出一定費用的,該費用的支出只要是合理的,也應屬于倉單質押所擔保的債權范圍。
            倉單質押標的物的范圍即為倉單,當無疑義。唯須說明者,如前所述,倉單本身并無多大意義,有意義的是記載其上的財產權利。因為倉單與記載其上的財產權利是合為一體,不可分割的,故而倉單設質之后質押擔保標的物范圍限于倉單并無不妥。另外,依《合同法》第390 條的規定,倉儲物的保管人對入庫倉儲物發現有變質或其他損壞,危及其他倉儲物的安全和正常保管的,除催告存貨人或者倉單持有人做出必要的處置外,在緊急情況下,保管人可以做出必要的處置。保管人對倉儲物的處置多為將其變價,從而保管倉儲物的代位物。由此若該倉單已經設質,則該權利質權仍存在于該代位物上;如果倉儲期間屆滿存貨人或者倉單持有人沒有提取倉儲物,則保管人有權將倉儲物依法提存,于此情況下,倉單質押的效力仍存在于該提存物上。質言之,如果倉儲物有代位物或者提存物的,則倉單質押的效力仍及于該代位物或者提存物。同時,如果倉儲物生有孳息的,則倉單質押的效力也及于該孳息。
            (二)倉單質押對質權人的效力
            倉單質押對質權人的效力,表現在因倉單設質而發生并由出質權人所享有和承擔的權利和義務。
            1.倉單留置權。倉單設質后,出質人應將倉單背書并交付給質權人占有。債務人未為全部清償以前,質權人有權留置倉單而拒絕返還之。依質權一般法理,質權人對標的物的占有乃質權的成立要件,而質權人以其對標的物的占有在債務人未為全部清償之前,得留置該標的物,其目的在于迫使債務人從速清償到期債務。這種留置在動產質權表現得最為明顯,因為動產質押的質權人直接占有設質動產,當債務人不能清償到期債務時,質權人當然首先留置其所占有的動產,從而才能將該動產變價并優先受償。而在倉單質押中,質權人占有的是出質人交付的倉單而并不是直接占有倉儲物。但是,倉單是提取倉儲物的憑證,因此倉單質押的質權人在債務人不能清償到期債務時留置倉單,就可以憑其所占有的倉單向保管人請求提取倉儲物而進行變價并優先受償屆期債權。
            2.質權保全權。倉單設質后,如果因出質人的原因而使倉儲物有所損失時,會危及質權人質權的實現,于此情形下,質權人有保全質權的權利。我國《合同法》第388 條規定:“保管人根據存貨人或者倉單持有人的要求,應當同意其檢驗倉儲物或者提取樣品。”第389條規定:“保管人對入庫倉儲物發現有變質或者其他損壞的,應當及時通知存貨人或者倉單持有人。”從這兩條規定并結合我國《擔保法》的有關規定,我們認為:倉單設質后,因質權人依法占有倉單,因此質權人有權依照《合同法》的有關規定向倉儲物的保管人請求檢驗倉儲物或者提取倉儲物的樣品,保管人不得拒絕,并且無須征得出質人的同意。質權人在檢驗倉儲物或者提取倉儲物的樣品后,發現倉儲物有毀損或者滅失之虞而將害及質權的,質權人得與出質人協商由出質人另行提供足額擔保,或者由質權人提前實現質權,以此來保全自己的質權。
            3.質權實行權。設定質權的目的在于擔保特定債權能夠順利獲得清償,因此在擔保債權到期而未能獲得清償時,質權人自有實現質權的權利,以此為到期債權不能獲如期清償的救濟,從而實現質押擔保的目的。這在倉單質押亦同,且為倉單質押擔保權利人的最主要權能。倉單質押的質權實行權包括兩項:一為倉儲物的變價權,二為優先受償權。
            4.質權人的義務。質權人的義務主要包括保管倉單和返還倉單。在前者,因為倉單設質后,出質人要將倉單背書后交付給質權人占有,但質權人對倉單的占有,因有出質背書而取得的僅為質權,而非為倉儲物的所有權。故而因質權人原因而致倉單丟失或者為其他第三人善意取得,就會使出質人受到損害,因此,質權人負有妥善保管倉單的義務。至于后者,乃為債務人履行了到期債務之后,質權擔保的目的既已實現,倉單質押自無繼續存在的必要和理出,質權人自當負有返還倉單的義務。
            (三)倉單質押對出質人的效力
            倉單質押對出質人的效力主要表現為其對倉儲物處分權受有限制。倉單作為一種物權證券,是提取倉儲物的憑證,取得倉單意味著取得了倉儲物的所有權。但倉單一經出質,質權人即占有出質人交付的倉單,此時質權人取得的并不是倉儲物的所有權而僅為質權;對于出質人,因其暫時喪失了對倉單的占有,盡管其對倉儲物依然享有所有權,但若想處分該倉儲物,則勢必會受到限制。出質人若想對倉儲物進行處分,應當向質權人另行提供相應的擔保,或者經質權人同意而取回倉單,從而實現自己對倉儲物的處分權。在前者,表現為倉單質押消滅;在后者,表明質權人對債務人的信用持信任態度而自愿放棄自己債權的擔保,法律自無強制的必要。如果此項處分權不受任何限制,則質權人勢必陷入無從對質押擔保標的物的交換價值進行支配的境地,從而該項權利質權的擔保機能便因此而喪失殆盡。
            (四)倉單質押對倉儲物的保管人的效力
            倉單質押對倉儲物的保管人是否發生效力,因現行法上沒有明確規定,所以不無疑義。質押對人的效力一般僅限于質押合同的當事人,但在倉單質押似有不同。我們認為,倉單質押對倉儲物的保管人亦發生效力,只是不如其對質權人和出質人那么強而已。倉單質押對保管人的效力主要表現在如下兩個方面:
            第一,保管人負有見單即交付倉儲物的義務。倉單是提取倉儲物的憑證,倉單持有人可以憑借所持有的倉單向保管人請求交付倉儲物,而保管人負有交付倉儲物的義務。因而,在倉單質押中,當質權人的債權到期不能獲清償時,質權人便可以向保管人提示倉單請求提取倉儲物從而實現倉單質押擔保。從此意義上講,倉單質押的效力及于保管人。
            第二,保管人享有救濟權。依合同法原理,倉單持有人提前提取倉儲物的,保管人不減收倉儲費。因此,質權人在實現質權時,盡管倉儲期間尚未屆滿,保管人也不得拒絕交付倉儲物。但是,如果出于質權人提前提取倉儲物而尚有未支付的倉儲費的,保管人得請求質權人支付未支付的倉儲費。當然,質權人因此而為的支出應當在倉儲物的變價之中扣除,由債務人最后負責。若質權實行時,倉儲期間業已屆滿,保管人亦享有同樣的救濟權,由質權人先支付逾期倉儲費,債務人最后予以補償。


            五、倉單質押的實行
            倉單質押的實行,也就是質權人在主債權已屆清償期而債務人未為履行時,依法對質押標的進行處分并優先受償自己到期債權的行為。倉單質押擔保的最終目的和最主要的功能即在于以此種擔保來確保債權人的債權能夠如期獲得清償,因而,在債權人的債權到期不能獲得清償時,質權人有必要實行質權以實現倉單質押擔保的目的和功能。也正因如此,在倉單質押中,質權人所享有的質權實行權應當是倉單質押的最主要的效力。倉單質押的實行應當依法進行。依據我國《擔保法》第71 條的規定,債務履行期屆滿質權人未受清償的,可以與出質人協議以質物折價,也可以依法拍賣、變賣質物;質物折價或者拍賣、變賣后,其價款超過債權數額的部分歸出質人所有,不足部分由債務人清償?梢,倉單質押的實行方法也包括折價、拍賣、變賣三種方式。
             倉單作為提貨憑證,一般會有倉儲期間記載其上。倉單設質后,倉單質押所擔保的債權會有一個清償期,從而,兩個期間的屆至會有先后,當然也不排除同時屆至的可能性。因此,在倉單質押實行時會因倉單上所記載的提貨日期先于、后于或者同時與倉單質押擔保的債權的清償期屆至而有所不同。因此,在倉單質押中,質權人實行質權時須區分以下三種情況:
            第一,倉單所記載的提貨日期先于質押所擔保的債權的清償期屆至的,依《擔保法》第77 條的規定,質權人可以在債權清償期屆滿前提取倉儲物,并與出質人協議將提取的倉儲物用于提前清償所擔保的債權,或者向與出質人約定的第三人提存,質權的效力仍然及于該提存物上。在此情況下,倉單質押變為動產質押。如果在此種情況下,債務人另行提供了擔保,則不發生質權人提取倉儲物這一后果,而為質權人返還倉單給出質人,從而使倉單質押消滅。至于質權人返還倉單后出質人是否提取已屆期的倉儲物,則不屬于倉單質押問題。
            值得討論的是,在上述情況下,如果質權人與出質人不能達成協議的,應如何處理?對此,現行法上并無明確的規定。我們認為,于此情況下,質權人只能將所提取的倉儲物予以提存,而不能用于提前清償所擔保的債權。因為若用于提前清償所擔保的債權,則勢必會損害債務人所享有的期限利益。盡管法律在制度的設計上多考慮權利人的利益如何能夠得到有效的保障和實現,但隨著現代債法的發展和完善并由債的平等性決定了法律在保障權利人的利益的同時更應注意保障義務人的利益。在有期限的債的關系中,債務人即享有在債務履行期屆至之前有拒絕履行未到期債務的權利,這種權利所體現就是一種期限利益。既然不能提前清償所擔保的債權,因而只能向第三人提存。質權人將提取的倉儲物提存之后,質權仍存于該提存物上,這樣債權人的債權依然能夠得到有效的保障;同時債務人于履行期屆滿時依法履行了債務后,即可以向提存人請求提取提存物,從而取回屬于自己的物品。
            第二,倉單所記載的提貨日期后于質押所擔保的債權的清償期屆至的,質權人能否直接向債務人請求給付,我國現行法并無規定,學者間有不同的看法。有學者認為,在質權人的擔保債權清償期屆至時,不待證券清償期屆至,質權人可依動產質權的實行方法實行其質權。此時對于出質人與依證券而負給付義務的人均屬無害,且對質權人及出質人有利,當無不許之理。也有學者認為,倉單所記載的提貨日期后于質押所擔保的債權的清償期屆至的,如果允許質權人提前取貨,一方面,在事實上常常難以做到;另一方面,質權人在質押關系設定時,知道證券上的清償期后于債務履行期,而仍然同意以此證券設定質押,表明其已自愿承擔了在被擔保的債權到期后,不能立即行使質權的后果。在此情況下,質權人只能等到證券所記載的清償期到來后才能行使質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擔保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102 條規定:“以載明兌現或者提貨日期的匯票、支票、本票、債券、存款單、倉單、提單出質的,其兌現或者提貨日期后于債務履行期的,質權人只能在兌現或提貨日期屆滿時兌現款項或提取貨物。”我們認為,這種解釋對于倉單質押似有不妥。根據我國《合同法》第392條的規定,法律允許存貨人或倉單持有人提前提取倉儲物,而不減收倉儲費。倉單持有人有權提前提取存儲物,而保管人不減收倉儲費,對于雙方當事人均無害處。因此,質權人在倉單所記載的提貨日期后于質押所擔保的債權的清償期屆至時,質權人提前提取倉儲物,于法并無不可,且對保管人也無危害。當然,如前所述,如果由于質權人提前提取倉儲物而造成保管人倉儲費損失的,保管人享有救濟權。
            第三,倉單所載提貨日期與質押所擔保的債權的清償期同時屆至的,因為在所擔保的債權清償期屆至時,債務人未為債務的清償,故而,質權人自可依法實現質權。在倉單質押中,質權人實現質權時,以向倉儲物的保管人提示倉單為必要。質權人向保管人提示倉單請求提取倉儲物,保管人不得拒絕交付倉儲物。質權人可依法處分所提取的倉儲物,從而優先清償其到期債權。

    Copyright@2003-2009 浙江言信誠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本道久久综合无码中文字幕,在线BT天堂WWW,成年男女视频免费网站有哪些,无限在线观看完整版免费视频